您所在的位置: 资讯 > 影视剧 >
上一篇:《转山》票房惨淡归咎于谁?

《十二怒汉》反映了怎样的民主文化?

发布时间:2016-09-26 编辑:admin 我要评论
导读:《十二怒汉》:每一幅画面中,每个人都处在恰到好处的位置上,做出恰到好处的表情 《十二怒汉》(12 Angry Men,1957)由西德尼·吕美特导演, 亨利·方达 ( Henry Fonda )主演。美国200多年的民主化、现代化进程比较精髓的一点在这部电影中得到了很好的体

 

《十二怒汉》:每一幅画面中,每个人都处在恰到好处的位置上,做出恰到好处的表情《十二怒汉》:每一幅画面中,每个人都处在恰到好处的位置上,做出恰到好处的表情

 

 

 《十二怒汉》(12 Angry Men,1957)由西德尼·吕美特导演,亨利·方达Henry Fonda)主演。美国200多年的民主化、现代化进程比较精髓的一点在这部电影中得到了很好的体现,对于只有60多年现代化历史的中国而言具有很好的参考价值。中华文明是世界上最具有包容性的文明,相信曾被鲁迅先生及后来者多次批评的“国民劣根性”中的“不讲理”“不理性”方面会像《十二怒汉》那样以某种方式得到解决。

基本概念

    先介绍几个关键词,一是“民主暴政”,也叫多数人暴政、暴民政治、多数人暴力、群体暴政,是指基于大多数人意见而行使无限权力的体制。“苏格拉底之死”是体现“民主暴政”的最佳例子——苏格拉底是被他所深爱的雅典人民、他所支持的雅典民主政体进行公投而判处死刑的,这种判决较大程度上体现出民众对精英的恐惧与敌视。当多数人或整个社会的觉悟不够高的时候,就会出现这样的错误。苏格拉底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位为真理而殉道的哲学家,或者说是第一个因执着于真理而被处死的知识分子。

    另一个关键词是“民主协商”。民主协商体制不是对所有人的意见进行简单的数学统计,而是让所有人坐下来,发表各自意见,在激烈的辩论中,最后取得大家都能接受的结果。在这个协商、交流的过程中,总会有一部分人给出经过历史检验是正确、可行的方案,这部分人在言论畅通的社会里属于“精英”阶层;而协商的过程,也使得“非精英”阶层的“觉悟”得到提升。于是,这样的民主协商体制下的社会就是可以不断进步的以及自我修复的。

《十二怒汉》与民主、法治

    影片讲述一个在贫民窟长大的18岁少年因为杀害自己的父亲被告上法庭,证人言之凿凿,各方面的证据都对他极为不利。十二个不同职业的人组成了这个案件的陪审团,他们要在休息室达成一致的意见,裁定少年是否有罪,如果罪名成立,少年将会被判处死刑。
  十二个陪审团成员各有不同,除了8号陪审员(Henry Fonda 饰)之外,其他人对这个犯罪事实“如此清晰”的案子不屑一顾,大家未经讨论就认定了少年有罪。第一轮投票表决,有罪对无罪为11:1。此时,如果8号陪审员不坚持,那么这个少年就会立刻被判死刑。然而,8号坚持提出自己的疑惑点,让大家思考一下。这里,将会体现这12个人组成的团体是如何从“民主暴政”向“民主协商”转变的。 

    《十二怒汉》形象地说明了美国陪审团制度的特点,即:不是证明嫌疑人无罪,而是证明该案子证据不够充分,无法定罪,这也是西方法律制度“宁可放走一万,不可错杀一个”的例子。合理的怀疑是值得鼓励的,任何人在法理上都是拥有无罪假设的——这倒是中国社会文化里较为欠缺的两点。

    前面提到了苏格拉底,他的方式是通过无休无止地和朋友们谈话,从中发展起一套辩证科学,即用一问一答的方式考查一切已有见解,直至确立普遍公认的真理。对比《十二怒汉》就可以看出,影片中的8号陪审员所采用的方式,正是苏格拉底式的辩证思维。刘瑜曾说,“对于那些自己不了解的事物极尽嘲讽之能事,确实是中国社会的奇异景观之一。不了解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拒绝了解,并为这种拒绝而洋洋得意。”正是这种洋洋得意者的愚昧与不求甚解导致了两千四百多年前苏格拉底的死。

    在现代政治上,民主不仅仅是选举,选举带动公众对公共政策的讨论;选举也不仅仅是投票,这一点在《十二怒汉》里体现得淋漓尽致,片中的陪审团投了好几轮票,除了第一次投票,每一次投票之前都经历过大家的思想碰撞、激烈争辩。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不论是苏格拉底与雅典民主政体,还是历经200多年而不倒的的美国民主、法治体制,都足以为中国提供警示与借鉴。

 

影片推荐理由

 

    陪审团十一个人判定一个小孩杀父有罪,但是有一个人持“合理怀疑”的态度,在两个小时之内,他说服了其他的十一个人。这部讲述发生在一个封闭房间里的故事的电影在豆瓣上评分9.3,意味着这是一部“不得不看”的电影。十二个人的性格各不相同,大都经历了起伏较大的思想变化,优秀的演员、绝佳的剧本、有足够张力的剧情、深刻的思想……都是这部电影值得一看的理由。

    许多看过这部电影的人应该会有这样的体验:打开这部电影,刚开始是平淡无奇的几个场景;而当第一轮投票过后,8号陪审员表达了不同的看法,影片在这里开始揪住自己的兴趣,并且从此不觉得这部电影有任何沉闷之处;尤其最后高潮处,所有原来不够理性、不负责任的陪审员转变态度,开始认真思考这个案件并为自己能够决定一个人生死的权利认真负责的时候,相信每个观影者的内心都受到了巨大的震撼!

    这种协商式的民主,理性的思考模式,合理怀疑的精神,不正是我们当前这个社会所缺的吗?今年,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抛却国家意识形态的成见,可以预料,在接下来的十多年里,用GDP衡量的文化产业会有很大的增速,然而如果整个文化市场如果只是有“天天向上”“快乐大本营”或者“非诚勿扰”这样娱乐性、经济效益为主的文化产品,那这样的文化产业将是失败的。像《三个傻瓜》《十二怒汉》这样的优秀作品才是值得我们学习的。